当前位置:校友风采 >> 校友活动
难忘母校情,难舍同学谊——寻访照片里的理工记忆
发布人:校友部     发布时间:2016-5-20     点击数:863

那一年,你们从五湖四海相聚于美丽的赣州城,来到了南方冶金学院。

四年时间,辛勤付出,增长知识,收获情谊。

忆往昔,谈笑风生,一夕秋风淡墨痕。

不忘四年同窗结下的友谊,不忘母校对自己的悉心栽培。

曾记否,可堪年少,嬉笑玩闹,言犹在耳,然数年光景,一朝离愁容颜改。

曾记否,我们一起走过的青春大道,一起挥洒过汗水的田径场,

一起聆听过八角讲坛的讲座,一起品尝过食堂的美味小吃……

难忘冶院情,因为我们把最美好的青春印记留在了这里,

母校的每一个角落,都珍藏着我们的身影,弥漫着我们的气息。

难忘同学情,因为缘分让我们在理工大学相遇、相识、相知,

我们用四年的短暂时光,却收获了一辈子的深深情谊。

今此聚首,故情甚笃,当把酒言欢,

教室一叙,共那窗外几缕阳光。

“志存高远,责任为先”母校朴实的校训正是我们如今的写照。

 唯愿君安好,别后各自珍重。

(材料学院  叶明坚)

 

A.十年,与君同在

 

◆无机非金属材料01级校友

材料01级

材料02级

    2005年,他们毕业了,收拾着行囊,整理着四年的记忆,一本本书,一件件外套,井然有序地躺在了行李箱,前几天还东奔西跑地赶往校园的各个角落面试,忙着改了又改,看了又看的论文。终究结束了,这四年经历的人和事,就这样成了回放的老电影,一分一秒历历在目。  

  刘洋,无机非金属材料2001级的班长,十年前的那个晚上,若有所思地坐在书桌前,一言不发,向来活泼开朗的他,难得有这么安静的时刻,一旁的宁国强(大家都叫他“小强”)拍了拍刘洋的肩:“老班长,你可答应了我,成为我们寝室最后一个走的哦。火车票定在了今晚,你可得送送我!”刘洋转过脸,眼圈红红的,此刻的宁国强倒是被这沉默的氛围弄得不好意思,便说道:“那今天的晚饭就在校门口吃吧,我们六人一个也不能少。”剩下的几个室友连声应合。那天的晚饭,昏黄的街边灯光下,他们的心就如那热腾腾的麻辣烫,炽热地燃烧着……

  十年后,他们说好了要一起来母校聚一聚,一到校门口,老同学相见,除了惊讶再找不出别的形容词,老班儿胖了许多,小强已一脸的成熟。当他站在跟前,大家差点认不出来。

    中午,全班同学特地来食堂聚餐,新装修的食堂要比十年前亮堂许多,一时掏不出一卡通的他们尴尬地笑了,笨手笨脚地在钱包里翻找着。待所有人坐齐,刘洋挥挥手中的一张老照片给大家看,照片里那个端着步枪的少年,便是军训时候的宁国强,神采奕奕的模样,甚是可爱。刘洋还从手机里翻出来了他曾经在上课的时候给班主任偷偷拍的照片,黑板上有着他们熟悉的工艺设计板书,那时的他们,课堂倒成了副业,一下课便相邀爬山出游,无忧无虑的日子带着青春的印记,分外清晰。

  吃过了中饭,故地重游的他们仿佛又回到了十年前,那些欢声笑语的日子。

(周全)

B.二十年,时光不老

◆会审93级校友

会审93级老照片

会审93级

       他们是管理工程系与审计932班的5117室成员(照片从左往右分别是曾千、杜江、赖伟、邹明良、刘永林)。照片里那五张青涩的面孔如今已变了模样,可一看到这个照片,每个人的记忆瞬间都鲜活起来。

19939月,正是每届新生参加军训的时候。军训期间的刻苦训练、每天的同寝室生活与学习,让他们五个逐渐由陌生变得熟络。军训结束那天,他们班在拍照留念,他们寝室也让同学拍了张照片,杜江跟邹明良还特地找教官借了外套来拍照。照片出来之后,他们班的同学都戏称这个照片是“翻译官、秘书、将军、卫生员、炊事兵”的合影,把班里的同学乐了好一阵儿……照片最大的意义莫过于唤醒当年的青葱岁月,让几个已经疏远的人重温了共同的回忆。而回忆本身是一件无比美好的事情。

  军训后,赣州发生了一件大事,这也是他们四年校园生活中刻得最深的一笔记忆。当年,学校接到了抗洪的消息,由于赣江突发大水,需要自愿抗洪人士的帮助。当时,学校准备了两辆大巴车,停在5栋门前的路上,他们寝室的几个同学听说这个消息,都立马上车去帮助抗洪。到了现场之后,古城墙还在进水,他们就脱鞋跟着一起传沙包。“整个抗洪过程持续了一个上午。后来,我们班抗洪的同学还得到了学校的通报表扬”,曾千笑着说,“抗洪之后,我们几个的感情也变得更好,几乎都是同进同出。”

  毕业后,由于通讯不便,他们一度失去了联系。但再聚时,彼此仍是同寝室的好兄弟,是一起奋斗的知己,把酒言欢的好友。世间什么都会变,唯有回忆不会改变,回忆里青涩的笑容永远也不变。(江筱丰)

 

◆有色冶金95届校友

冶金老照片

冶金

    “走,穿好鞋,我们去打球。”作为学生的我们对这句话感到十分熟悉而平常,但对于阔别已久的校友,他们感到的是满满的回忆与暖暖的真情。时光是美好的,给了我们很多绚丽的瞬间让我们用一生的时间去回忆,回味那绚丽之下刹那的感动。那些白发,那条皱纹都无法淹没我们曾经走过的青春大道。

    “那时我们没有电脑游戏,更没有手机,生活很简单,但却充满乐趣。”有色金属911届校友这样感慨到。坐在漆红的大礼堂木椅上,那些不经意的往事喷涌而出:曾经的电影院,给本有些单调的生活带来了欢声笑语,也引导我们学会人生的思考。漫步现在的母校,建筑和花卉变得整齐、多样,“嘿,老同学,还记得那年我们在这里捞虾,拿去服务中心加工吗,那味道至今难以忘记。那时的一顿虾给人的满足感远胜现在的美味佳肴啊!”“今天,阳光正好,我们要不再来一场1500米的比赛,再去校外喝一顿,来个历史重演。”……

    翻看旧时的照片,那些人都已经变了,那些事定格了,那些情还在流淌。(沈良福)

 

◆英语95届校友

 

英语95届老照片

英语95届

    1995年的6月,集合在校门口拍毕业照的我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时光如此之快,一晃就二十年过去了。那天的我们,各个欢笑各个悲,因为感恩因为不舍,我们用力忍住深藏的眼泪,拼命把最好的笑容留给彼此留给母校。这是我们最为快乐的两年,我们经历了初见的惶恐不安和彼此探索,到最后朝夕相处的形影不离。

  依赖,是最大的信任,而你们让我安心度过了整个大学生活。

  一别二十年,曾经年少轻狂的我们都褪去了放荡不羁的面容,已为人母处处泛着母爱神圣光环的你们在我心里却仍是那个狂热的追星族、那个挚爱打拖拉机的牌友、那个喜欢摄影的文艺女、那个大排档的忠实脑残粉。

我们也曾把青春活成一首歌,轰轰烈烈,热热闹闹。还记得在学校熄灯后提着热水瓶带着泡面跑去走廊洗漱间通宵打扑克,宏大的场面一度让众女生误以为错进了寝室;物质不丰裕的年代,一台小小的老式相机就让我们心花怒放,八个人一起筹钱买胶卷来疯狂合影;赣州的冬天总是刺骨的冷,八个人睡四张床也是家常便饭;偶尔心血来潮把省了一段时间的补助饭票汇集起来去外面的大排档挥霍一回,感觉自己也是可以小资的,并为之嘚瑟好几天......

  后来的后来,我们没有来得及说再见就已各奔天涯。为了生活在世界的各个角落独自努力着,康辉和石磊出国去了大洋彼岸的国家,太平洋分开了中国和加拿大,却隔不开姐妹之间的心有灵犀,十几个小时的时差我们一样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和心跳。时空原因,常聚不再现实,但在我们小小的群里,几个人总是你一言我一语讲个没完没了,亲密不减当年。

  我们的青春和朦胧无关,和少年无关,只和女生大院八栋那个叫406的寝室有关,只和那几个古灵精怪的傻姑娘有关。最近脑海中总会记得我们穿着简单白短袖站在八角塘合影的那个日子,阳光如同碎银,风从远处吹来,声音空旷而辽远……

(高露露)

C.三十年,我们不散

◆自动化85届校友

自动化85届老照片

自动化85届

    照片中手抚吉他的少年们是85届自动化专业6811班的理工学子。其中从左至右分别为罗毅、刘恒昌、王宏、李晓红与项有生。

在那白衣飘飘的年代,台湾的校园歌曲开始在大学风靡,追求个性思想前卫的文艺青年们纷纷拿起了吉他,开始了他们琴弦上的青春。那时中国刚改革开放不久,宣扬个人情感的歌曲主要来自台湾和香港的歌手,对于大陆来说还是件非常前卫的事情。照片中的他们是幸运的,在恢复高考后的第四年,他们怀着家国抱负的情怀进入了文化的圣殿。一进冶金校园他们就对当时大学流行的台湾校园歌曲产生了深深的迷恋,因为终于有了一样东西可以成为他们张扬热烈青春的方式。

    于是他们学着和台湾的校园歌手一样端起了吉他,鹦鹉学舌般的学唱流行歌曲,专研五线谱,自己慢慢玩起了音乐。因为有共同的爱好,五个本就同班的“风流”少年越走越近,他们彼此经常互相交流吉他弹奏的技巧,一起在小树林中练习、评比。在这奇妙的音乐世界,仿佛有某一段旋律他们可以互相叠合,有一个音符他们可以心灵相通,一花一草都成了至美的风景。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他们想要爱得勇敢、恨得坚决、哭得酣畅、笑得明媚。

    时光弹指、刹那芳华,他们毕业离开冶院已有30年之久。30年于历史的长河只是短短一瞬,但他们的相聚却经历了漫长的等待。30年后再聚首,时间洗去了他们张扬的个性,留下了成熟的稳重;时间筛掉了他们过多感性的冲动,留下了理性的睿智;时间改变了他们的容颜,却留下了不变的初衷。他们说最难忘的还是一起唱歌练琴的日子,理工大学的每个角落都曾经有他们练琴的身影,那里的一草一木、一屋一檐都让人眷恋。这就是他们追梦的青春,承载了太多他们的欢笑与泪水;这就是他们成长的历程,从迷茫走向坚定,从彷徨走向从容。

是啊,在这烟火熏扰的人间,不只是名利才值得重视,许多成长的回忆,才更让人珍惜。

(宋天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