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校友风采 >> 校友风采
【理工人】方月萍:硕士女村官的“逆城市化”发展
发布人:外联处     发布时间:2016-7-1     点击数:727

方月萍(2014年全国十大最美村官2016江西省五四青年奖获得者):
  农民是最实在、最质朴的,也是最直接的。只要你帮他们创造了实实在在的利益,他们就会完全信任你,甚至会把全部都交给你。


  
我觉得应该用自己的所学回报农村
  方月萍,我校2005届化工专业本科毕业生,2008从华东理工大学硕士毕业后,她进入上海一家大型汽车净化器有限公司工作并取得了上海市户口。我觉得应该用自己的所学回报农村,投身于广袤的农村,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这个想法彻底改变了她。2011年初,她毅然放弃了上海优越的工作待遇和前景,报名参加了江西省大学生村官考试,经过层层选拔,9月初,正式成为宜春市奉新县赤田镇赤田村的一名大学生村官,任村党支部书记助理。
    在担任书记助理期间,方月萍召集村民组建了春晓优质稻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聘请县农业局的技术人员作顾问,指导农民种植优质稻,劝说村民加入合作社,带头承包农田种植优质水稻,并联系大米加工厂,签订销售合同。经过两年的发展,春晓合作社已有553户社员,种植规模达6128亩。2013年,合作社被评为奉新县优秀农民专业合作社、宜春市市级示范社。为了方便村民在网上查阅农业技术资料和发布农产品购销信息,她先后与移动、联通、电信等网络供应商沟通联系,多次找到县移动公司的领导,将移动宽带顺利接入赤田村,成功接入宽带。她还教会村民上网,扩宽了村民视野,为农民经济增收提供了科技平台,得到了群众的一致好评。2014年,方月萍获评全国十大最美村官称号;2016年荣获江西省五四青年奖
  
放弃高薪工作,投身广袤的农村
  Q:您2005年毕业后,中间回过母校吗?母校留给您最深远的印象是什么,这在您的工作中产生怎样的影响?
  A:这是我第二次回母校,去年五一回来了一次,当时是毕业十周年。如果有高铁,交通方便的话,回来的次数会多一些。我觉得赣州这个地方特别好,山美水美,客家人也很淳朴、热情,很喜欢这一方红色土地。上次回来就感觉母校变化非常大。当时我们招进来的时候,学校是叫南方冶金学院,毕业的时候就变成江西理工大学——学校在2004年改名了。我一直在关注我们学校的微信公众号,发现学校的活动特别多,很丰富。毕业多年,跟当年的同学和老师也一直都有联系,去年回来见到他们依旧十分亲切。本科四年,我从母校那学到的不只是专业知识,更多的是学会了如何去自我学习、自我提高的能力,这在我后来辞去本专业的工作,在做村官工作中体现得尤为明显。
  Q:您硕士毕业以后,本来在上海有一份很好的工作,而且有上海户口,为什么您选择放弃这么好的机会要去做一名大学生村官呢?
  A2008年硕士毕业,我应聘在上海一家做汽车尾气净化的企业工作。当时公司跟吉奥、奇瑞汽车都有业务来往。开始就想能够在上海安家,做出一点成绩来。一次很偶然的机会,我去参加一个江西同学的婚礼,到了那边看到江西农村很落后,跟我们浙江的农村形成很鲜明的对比,尤其是跟上海城市的繁华,对比特别鲜明,对我刺激很大。我是农村出来的,生在农村长在农村,长大之后也想回归农村,好好建设农村。参加完婚礼回来后做村官的想法更加坚定,就马上去报名了,没想到考完试成绩还不错。竞聘成功之后,我就来到了赤田镇赤田村,刚开始条件很艰苦,一个月拿着一千五的工资。我记得《奇葩说》里的高晓松说过,作为新时代的年轻人,我们必须要想想如何为国家贡献出自己的力量,为祖国的建设出一份力量。其实作为大学生,更应该去农村看看,因为农村更需要我们这些有知识、有文化的人去帮助其发展。
  
扎根农村,做农民的贴心人
  Q:您在赤田村担任党支部书记期间,遇到了哪些比较典型的农村问题?在这期间,有没有让您特别记忆深刻的事?
  A:我做了五年村官工作,发现农村一些很独特的现象:首先是农村的空心化问题,即九九三八六一部队。九九是重阳节,也是老人的节日,三八是妇女节,六一是儿童节,所以,九九三八六一部队就是指农村里留守的老人、妇女和儿童。现在农村里从事农事的都是60岁以上的人,这些人到70岁以后就没有劳动能力了,那么这些田谁来种,怎么去种?其次是农村维稳问题。因为农民受教育程度不高,当他们遇到困难的时候,他们就来找政府,没有正当理由的时候他们也过来胡搅蛮缠。比如在村里有小孩溺水身亡,父母做的不是准备后事,而是把小孩的尸体抬到政府办公楼门口,我们也只能无奈地出钱息事宁人。去年夏天,村里的两个小组因为林地归属问题发生严重的械斗,我还清楚地记得我们的镇长被拿着锄头的村民追得到处跑的场景,实在骇人。农村百姓的文化水平普遍还很低,法律常识还比较欠缺,我们希望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做好教育和普法宣传工作,帮助他们提高这方面的素养,以便今后他们能更好地为自己维权,也能为我们免去不必要的纠纷问题。
  Q:除了农民专业合作社之外,您最近在着手做的项目有哪些?这些项目对当地的农村和农民会带来哪些改变?
  A:现在我们的合作社已经发展到五百多户了,正向精品路线转型。我们把原来水稻的一些散户集中起来,提倡适度规模化种植。农民不懂市场和技术,我们做的就是了解市场,聘请县农业局的技术人员作顾问,指导农民种植优质水稻,总的来说就是为农民提供服务。最近我一直在和省委政研室的人员做一个有关留守儿童的调研。这些留守的孩子有一些特点:百分之九十的孩子在学校的成绩都是垫底的;脾气很怪;孩子们与父母的关系表现得很冷漠。这些孩子的父母因为在农村赚不到钱,不得不外出打工。如何去关心关爱这一弱势群体,是我们的责任。包括现在我们做的一些农村电子商务以及合作社,都是希望这些外出务工人员能够回流,让这些留守儿童不再留守。我目前在做留守儿童大数据的调查,调查结束之后我们会把它上报给上级政府,希望能引起重视,并形成相关政策。另外,我们希望能通过一些校园集体活动,让留守儿童能健全、健康成长。我记得之前在调研的时候,看到一个七岁的小男孩,浑身脏兮兮的,大冬天的居然光着脚来上学,而负责照顾他的奶奶却对此不闻不问。历经种种,我觉得基层领导还是需要新鲜血液的补充,我们需要为以前政府与百姓之间存在的隔阂和误会买单。